热门搜索:

去抵挡董齐坤和许霆一不过他们两个现在可没有武道宗师级别的修为

时间:2019-01-01 11:03 文章来源:互联网

  拎着乔莲东那死不瞑目的人头,其实现在楚休已经有些消耗过度的意思了。
 
    天子望气术和镇魂幽冥曲对于自身精神力的压制非常严重,而且之后楚休又接连动用了换日大法跟无色定大手印,一连串的攻势下来,他虽然是斩杀了乔莲东,但对于自身的消耗也是异常大的。
 
    炎赤霄默默的看着楚休,并没有选择动手或是怎样。
 
    他倒是有心动手了,可是他没有把握。
 
    楚休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有些超乎他的想象,虽然名义上是楚休跟炎赤霄两个人合力绞杀乔莲东,但实际上炎赤霄只是在一旁辅助而已,真正出手的还是楚休,炎赤霄只出了两分力而已。
 
    虽然现在楚休看上去一副消耗过度的模样,但炎赤霄却是仍旧不敢动手。
 
    拎着乔莲东的人头,楚休对炎赤霄咧嘴一笑道:“我去帮你看看,你们复活吕温侯的计划如何了,不过我估计,你们最后怕是要失望了。”
 
    说着,楚休便直接拎着乔莲东的人头回到甬道当中,炎赤霄也是一言不发。
 
    此时在中央的大殿当中,董齐坤和许霆一仍旧在压着玄九幽再打,而其他人,包括吕凤仙则是在争夺那方天画戟,不过很可惜,不论是吕凤仙还是一些天人合一境的武者,他们中哪怕有些人已经触碰到了那方天画戟,但也是被那方天画戟给弹飞,这九转神兵简直死硬到了极致,根本就不给他们拿到手的机会。
 
    而此时方七少和谢小楼也终于是赶了过来,以谢小楼的实力,他倒是能够参与到争夺方天画戟当中,而方七少却是没有动手,而是紧盯着赢白鹿。
 
    赢白鹿皱了皱眉道:“方七少,你不去抢夺那神兵无双,紧盯我作甚?”
 
    方七少嘿嘿笑道:“我抢那东西干什么?我一个用剑的是抢不到无双的,估计无双在感觉到我身上的气息后,甚至会主动攻击我的,我才不会去触那霉头呢。
 
    痴情种子,听说你方才跟楚休动手,还打了一个势均力敌?啧啧,隐藏的蛮深的嘛,不如你我再战一场,如何?”
 
    方七少其实在某些方面跟赢白鹿是很像的,他对于龙虎榜上的那些虚名也不是很在意,龙虎榜说他是第三他就是第三,他也不会因为这个排名就主动向某些人挑战,大动干戈。
 
    不过在碰到他感兴趣的对手时,方七少也不介意活动一下筋骨。
 
    龙虎榜上的那些武者,他跟宗玄和张承祯都交过手,但很可惜,吃瘪的是他。
 
    龙虎榜第四的那个家伙虽然神出鬼没的,不过方七少经常在江湖上浪,他倒是遇到过那家伙,不过却是碰了一鼻子灰。
 
    那家伙的武道是杀人的武道,飞刀出手便要见血分生死,极端到了极致,方七少是找人切磋武道的,又不是拼命去了,所以那一次他并没有跟对方动手。
 
    至于楚休嘛,之前楚休在五气朝元境时方七少虽然跟楚休动过手,但那却并不是楚休的巅峰之时,而现在楚休已经踏入了天人合一境,但双方也算是很熟了,方七少到有些不好意思出言挑战,毕竟他的排名可是在楚休前面的。
 
    而眼前赢白鹿这次倒是引起了方七少的兴趣。
 
    之前赢白鹿出手很少,而且方七少也没有见过,但楚休力战宗玄的那一战方七少却是知道的,他也算是了解楚休的实力了,现在赢白鹿竟然能跟楚休战到这种境界,足可见赢白鹿的实力有多强。
 
    而且方七少知道商水赢氏的底蕴,赢白鹿怕是还有一些压箱底的东西没有拿出来呢。
 
    看着跃跃欲试的方七少,赢白鹿皱了皱眉头道:“方七少,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你若是也对那方天画戟有兴趣,你我比划比划倒是可以,但你既然无心去争夺那方天画戟,现在又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我记得,你可不是好战的人。”
 
    方七少摆了摆手道:“这你可就错了,我可并不是不好战,只是大部分的人都让我提不起兴趣而已。
 
    我说赢白鹿,你我可是老相识了,你都跟楚休战过一场了,为何不能跟我打一场?不用如此厚此薄彼吧?”
 
    就在方七少在那里跟赢白鹿纠缠不休的时候,楚休却是已经在甬道内恢复了一些真气,拎着乔莲东的脑袋出现在了大殿当中。
 
    在场的众人有些看到楚休身影的都不禁惊呼了一声,眼中露出了惊骇之色。
 
    那些之前没有注意到楚休的,此时也是被众人的惊呼所吸引过去,在看到了楚休手中拎着的那个东西后,他们也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乔莲东竟然死了!堂堂一位武道宗师,竟然真的死在了楚休这么一位小辈武者的手中!
 
    以天人合一境搏杀武道宗师,这种事情在江湖上的历史上发生过,而且还不少,就算是这一代的江湖中,小天师张承祯也干过这种事情,而且宗玄等人虽然没有战绩,但大家都相信,龙虎榜前五都是有资格跟武道宗师一战的,只不过他们没有战绩流传出去而已。
 
    但听说是听说,如今楚休就拎着乔莲东的人头站在这里,这也是给了在场的众人极大的冲击力。
 
    对于江湖上的这些武者而言,武道宗师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凝聚武道真丹,立刻就会成为人人敬仰的宗师级人物,甚至也有了开宗立派的资格,成为江湖上真正的强者高手。
 
    但就是这么一位武道宗师级别的存在,如今却是被楚休这么一个小辈给砍掉了脑袋,也由不得让他们不吃惊。
 
    赢白虎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他也是在心中震惊,楚休究竟是如何办到的?
 
    以赢白鹿的实力,让他在面对武道宗师的时候,如果是生死搏杀,赢白鹿也不敢说能够百分百获胜。
 
    但如果动用他赢氏的那些禁忌底牌的话,那赢白鹿也只是多了几分把握,但也没有必胜的希望。
 
    看了脸带震惊的方七少一眼,赢白鹿淡淡道:“你想要交手,应该去找楚休而不是我,那一位可比我要凶猛的多,方才我跟他交手,他可没动用全力。”
 
    方七少顿了顿,脸上的震惊之色又变成了笑嘻嘻的模样,他嘿嘿笑道:“楚休没动用全力没错,但你可也一样没动用全力吧?
 
    我剑王城的宗主可曾说过,九大世家当中,你商水赢氏可是隐藏的最深的一个。
 
    这么多年来,商水赢氏大部分都是位列第一,就算是有时候被人所超越,你们商水赢氏也都是不急不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追回来了。
 
    但实际上呢,那都是你们商水赢氏在故意藏拙的,你们商水赢氏若是展露出了真正的实力,那会让其他世家都感觉到绝望的。
 
    你的风格可是你跟赢氏的做派一样,有实力就露出来嘛,藏的那么深干什么?”
 
    就在方七少还在这里跟赢白鹿说一些废话时,董齐坤等人那边却是已经分出了胜负来。
 
    玄九幽从吕温侯印记那里所得到的力量已经耗尽,而此时印记也是随之消散,他便再也没有力量去跟两位武道宗师级别的高手缠斗了,直接被两个人联手将身上的气息给轰散。
 
    不过在这镇压之地,玄九幽等人好像是不死的存在一般,他身上的气息虽然被轰散,但他却是又在一旁重新凝聚了身躯,只不过这个身躯要比之前小上一圈,显得更弱了一些。
 
    玄九幽着急道:“事情出了偏差,敌不过了,现在应该怎么办?”
 
    水无相没有说话,就在玄九幽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水无相的一具分身却是从地面上浮现,他带着的,正是乔莲东那无头的尸体。
 
    水无相沉声道:“还能怎么办?如今只能硬来,强行复活温候大人,别管有没有合适的身躯,别管气血之力够不够,反正吾等只剩下这一搏的方式了,否则引来了外边的那些强者,特别是道门的牛鼻子和佛门的秃驴,一旦让他们出手,吾等可就连真灵都留不下了!
 
    尸九灵!汝去启动阵法,将这家伙的肉身气血提炼出来,再加上之前所积累气血,将其都放在阵法中心,吾和玄九幽去拖延时间!”
 
    话音落下,水无相和玄九幽直接冲上去抵挡董齐坤和许霆一,不过他们两个现在可没有武道宗师级别的修为,被二人直接轰碎,再次凝聚出身形时,实力甚至都已经不如天人合一境了。
 
    不过他们两个所拖延的时间倒是够了,因为阵法都是水无相之前便布置好的。
 
    此地乃是镇压吕温侯的封印之地,没有任何材料,但就是这万年的时间内,水无相便缓慢的拆除着镇压着他们的阵法,然后将材料转移到这里来,布下可以复活吕温侯的阵法。
 
    只不过此时阵法虽然布置完成了,但计划却是出现了偏差,能否复活吕温侯,其结果现在谁都不敢保证。
 
    尸九灵一挥手,瞬间乔莲东的尸体便已经变成了干尸,化作一颗颗血珠倒在棺椁下的阵法之上。
 
    尸九灵又扔出了大堆的血珠来,同时干枯双手结印,向下一按,瞬息之间魔气滔天,一阵鬼哭狼嚎之声响彻整间大殿!
 
 
------------
 
第五百一十九章 气运加身
 
    尸九灵引动阵法,整间大殿内瞬间便被魔气所遮掩,变得森冷无比。
 
    董齐坤和许霆一的面色骤然一变,身形忍不住向后退了数步。
 
    毕竟那可是上古魔神吕温侯,想想看,那玄九幽只是借用了吕温侯留下的一缕气息便能跟他们战成这般模样,若是真正的吕温侯来了,拿又该有多恐怖?
 
    此时那镇压着吕温侯的棺椁当中,大股的魔气从其中喷涌而出,棺椁当中的魔气好像是沸腾了一般,在不断的狂涌着。
 
    与此同时,阵法中央的那些血珠不断的涌入其中,使得那魔气汹涌的更加剧烈。
 
    那钉在棺椁上的三十六柄真武诛邪剑此时也是在颤动着,眼看着就已经压不住那棺椁了,最后轰然一声爆响传来,三十六柄真武诛邪剑,瞬间全部爆裂开来!
 
    棺椁打开,浓郁的黑雾当中,并没有众人想象中的,有魔神从其中出现,反而是从那棺椁当中又浮现出了一个小一些棺材。
 
    “退!”
 
    董齐坤厉喝一声,直接让董家的人向后退去。
 
    直到这一刻,感受到那气息的恐怖,理智才算是彻底战胜了贪欲。
 
    吕温侯所留下的东西的确是珍贵至极的,不过再珍贵的东西,那也要有命享受才行。
 
    不过就在此时,吕温侯的身影当中却是猛然间爆发出了无数的魔气丝线向着众人纠缠而来,那股气势磅礴无比,让在场的众人纷纷色变。
 
    董齐坤等人纷纷出手抵挡着那丝线,楚休等人也是如此。
 
    而且楚休也发现了,那些丝线几乎都是冲着董齐坤和许霆一这两位武道宗师,还有楚休这等年轻一代的武者冲来,其他人那些弱一些或者是年龄大的武者反倒是没成为目标。
 
    楚休自身的消耗不小,但还是直接出手斩碎那些魔气丝线,这魔气丝线的力量不小,幸亏之前楚休已经在甬道当中呆了一会,恢复了一下自身的力量,要不然他都有可能抵挡不住。
 
    而且这时棺椁之下的那些血珠随着异动也是飞快的减少,这让尸九灵等人的面色顿时一变,低喝道:“糟糕!气血之力不够用了!”
 
    之前按照水无相等人的推算,其实只要干掉这三名武道宗师,气血之力就完全够用了,再多杀一些其他人,其实是为了保险。
 
    结果现在三名武道宗师才死了一个,气血之力当然不够的,但眼下他们的力量都摆在这里,还上哪杀人去?
 
    所以这边水无相直接一咬牙道:“诸位,献祭自身真灵吧,否则温候大人无法复活,我们谁都活不了!”
 
    尸九灵和玄九幽对视一眼,都是站在了那阵法当中,灰白色的火焰燃烧着,变得更盛了起来,而那从吕温侯身上延伸而出的魔气丝线也是更加的旺盛起来。
 
    这一下就连董齐坤和许霆一都有些撑不住了。
 
    他们乃是武道宗师,所受到的压力也是最大的。
 
    两个人咬咬牙,直接爆发出自己的全部力量来,斩碎了眼前的丝线,身形直接向外逃去。
 
    董齐坤倒是有心去救他们董家的那些弟子,不过眼看事情越来越不对,董齐坤也是不敢多留了。
 
    而随着董齐坤跟许霆一逃离,那魔气丝线已经变得越来越盛,就连楚休等人也都有些抵挡不住了。
 
    此时楚休的面色有些微微变化,这一幕也是有些超乎他的想象,这吕温侯都已经被镇压到了这种地步了,怎得还有这般实力?前世的时候吕凤仙到底是怎么得到这传承的?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